中国藏学网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藏学网!

热文精选

才旦夏茸年谱初编

发布时间: 2020-05-18               来源:邱熠华,《中国藏学》2020年第1期

20世纪巨大的社会转型过程中,藏区出现了一批既具有深厚的藏族传统文化修养,又具有一定现代思想的藏族学者。才旦夏茸·久美柔贝洛珠(ཚེ་ཏན་ཞབས་དྲུང་འཇིགས་མེད་རིགས་པའི་བློ་གྲོས། 1910—1985)便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之一。[1]才旦夏茸先生既是藏传佛教高僧,也是现代著名的藏学家,具有崇高的社会地位和重要的社会影响。他是传统藏族文化的重要传承者,也为现代藏学及新时期藏族文化的发展作出了开拓性和基础性的贡献。因此,系统研究其生平经历、学术成就,深入分析、发掘其学术思想,对于近现代藏族文化史研究,特别是藏学学术史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才旦夏茸·久美柔贝洛珠出生于青海省循化县,幼年时被认定为第五世才旦夏茸活佛的转世灵童。[2]自幼严习佛法,勤学多识;青年时代游学传法,闻名于甘青等藏区。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参与翻译《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毛泽东选集》等重要文献,参与整理藏族史诗《格萨尔·霍岭大战》,为发展新时代藏族文化,促进藏汉文化交流作出了重要贡献。才旦夏茸先生一生著书立说,在语言学、宗教学、史学、文学、天文历算等领域作出了杰出贡献;教书育人,泽惠后学,培养了一批德才兼备的僧俗弟子、学生[3],他们已成为藏族文化传承和藏学研究的中坚力量;捐资设立奖学金,在藏族教育史上具有开创性意义。才旦夏茸先生曾任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青海省人民政府翻译委员会副主任、甘肃省佛教协会副会长等职。1985年,圆寂于甘肃拉卜楞寺。

文章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主要利用《才旦夏茸自传》(མཉམ་མེད་ཤཱཀྱའི་དབང་བོའི་རྗེས་ཞུགས་པ་འཇིགས་མེད་རིགས་པའི་བློ་གྲོས་རང་གི་བྱུང་བ་བརྗོད་པ་བདེན་གཏམ་རྣ་བའི་བདུད་རྩི)、西北民族大学(原西北民族学院)档案馆所存有关才旦夏茸的档案资料,及其弟子、学生、亲友的回忆录等口述资料,力图编撰准确、翔实的人物生平事迹,特别是其学术活动年谱。文末还收录了才旦夏茸圆寂(1985)至今,海内外刊行的纪念文章、研究论文等。

1910年(宣统二年  生年)  531日(藏历十五饶迥铁狗年四月二十二日),出生于青海省循化县积石镇(ཡ་རྫི),父名洛桑扎西  བློ་བཟང་བཀྲ་ཤིས),母名拉毛太(ལྷ་མོ་ཐར)。按:才旦夏茸在其《自传》中写道:“我的祖先是汉族,到父辈为汉、藏相合,本人则从语言、文字、风俗习惯以及地域等而言,当属藏族。”[4]

1912年(民国元年  3[5]  由青海省化隆县支扎寺(དྷི་ཚ)寺主、夏玛尔班智达更顿丹增嘉措(ཞྭ་དམར་པཎྜི་ཏ་དགེ་འདུན་བསྟན་འཛིན་རྒྱ་མཚོ[6]认定为才旦夏茸活佛晋美图登嘉措之转世,并由热贡宁玛派喇嘛阿拉南卡仓(ཨ་ལགས་ནམ་མཁའ་ཚང)赐名“洛桑群培”(བློ་བཟང་ཆོས་འཕེལ)。[7]按:17世纪晚期起,才旦堪布和才旦夏茸两个活佛系统共同担任“尕哇卡朱”(སྒར་བ་ཁ་དྲུག)即尕哇六寺的寺主。尕哇六寺包括才旦寺(ཚེ་ཏན་དགོན[8]、土哇寺(མཐུ་བ་དགོན)、丹斗寺(དན་ཏིག་དགོན)、尖普寺(གཅན་ཕུག་དགོན། 赵木川寺)、尕洞寺(ཀ་ཐུང་དགོན)、贡加寺(གོང་སྐྱ་དགོན། 工什加寺)。此外,才旦夏茸活佛还担任达寺(སྟག་དགོན)寺主。[9]

1915年(民国4  6岁)  在才旦寺[10]举行坐床典礼。藏历六月,安多著名格鲁派高僧晋美丹却嘉措(འཇིགས་མེད་དམ་ཆོས་རྒྱ་མཚོ། 1898—1946[11]受邀来到土哇寺。藏历七月十四日,才旦夏茸参加在土哇寺举行的法会。[12]

1916年(民国5  7岁)  在土哇寺由赛支寺五世嘛呢活佛根敦丹增坚参(གསེར་རིའི་མ་ཎི་པཎྜིཏ་སྐུ་ཕྲེང་ལྔ་པ་དགེ་འདུན་བསྟན་འཛིན་རྒྱལ་མཚན།  1896—1944)为才旦夏茸授近事戒(དགེ་བསྙེན)、沙弥戒(དགེ་ཚུལ),取法名“根敦夏智嘉措”(དགེ་འདུན་བཤད་སྒྲུབ་རྒྱ་མཚོ)。[13]随阿旺琼增华桑宝(ངག་དབང་ཆོས་འཛིན་དཔལ་བཟང་པོ)学习藏文。[14]

1917年(民国6  8岁)  在土哇寺随格西洛桑达哇(བློ་བཟང་ཟླ་བ)学习佛教仪轨及基础知识,背诵寺院的必诵经文。[15]

1918年(民国7  9岁)  春季,因父亲病故,为安慰母亲,返回循化老家。[16]

1919年(民国8  10岁)  入藏传佛教后弘期的发祥地——丹斗寺学习佛法、诗学、历算及因明。[17]

1920年(民国9  11岁)  在阿旺琼增处学习因明摄类学(རྭ་བསྡུས་གྲྭའི་ཁ་དོག་དཀར་དམར་གྱི་རང་ལུགས)等。[18]首次拜见格登罗桑华旦(སྒིས་སྟེང་བློ་བཟང་དཔལ་ལྡན[19],学习了《三主要道》(ལམ་གྱི་གཙོ་བོ་རྣམ་གསུམ),并接受了密宗启蒙。此后又随其学习了《大日如来经》和《诗镜论》等。[20]

1923年(民国12  14岁)  藏历四月初四日,才旦夏茸被送到格鲁派高僧晋美丹却嘉措所在之静修寺,举行拜师仪式。晋美丹却嘉措传授《诗学明鉴》(སྙན་ངག་མེ་ལོང)、《妙音欢歌》(དབྱངས་ཅན་དགྱེས་གླུ),及夏玛尔班智达和其他一些藏族学者所著的修辞学方面的范本、例句等。[21]本年秋,陪上师晋美丹却嘉措一起去尕楞寺(ཀ་རིང་དགོན[22],上师向其传授《菩提道次第略论》《大手印根本实修法讲义》(ཕྱག་ཆེན་རྩ་བའི་མྱོང་ཁྲིད)等。[23]晋美丹却嘉措成为影响才旦夏茸一生的根本上师。[24]

1924年(民国13  15岁)  听闻九世班禅曲吉尼玛到达兰州的消息,当即前往朝见。在兰州期间,有幸获得九世班禅的经文传承并赠送护身结。[25]此次兰州之行,沿途的自然风光及兰州的繁华热闹,给才旦夏茸留下了美好的印象。[26]护送塔尔寺达噶夏仲活佛的转世灵童(ཟླ་དཀར་ཞབས་དྲུང་གི་སྤྲུལ་སྐུ)至塔尔寺,参加其坐床典礼。[27]几天后到达西宁,会见甘边宁海镇守使马麒,参观西宁市,随后返回寺院。[28]往返于尕楞寺、丹斗寺和才旦寺学经传法,并秉承前辈遗志,兼作宁玛派信徒的上师,为当地宁玛派信徒讲授密宗教法,制定寺规。

1925年(民国14  16岁)  在尕楞寺学习摄类学,习读宗喀巴两位弟子所著的《克珠杰文集》《甲曹杰文集》,并开始接触绘画及造像方面的知识。重返丹斗寺。

学习天文历算学,听经师讲解拉卜楞寺仲译土丹(དྲུང་ཡིག་ཐུབ་བསྟན)的《汉历文殊菩萨之花》(རྒྱ་རྩིས་འཇམ་དབྱངས་མཆོད་པའི་མེ་ཏོག)、《文殊菩萨容光》(འཇམ་དབྱངས་འཛུམ་ཟེར)、《赛青汉历》(སེར་ཆེན་རྒྱ་རྩིས)等历算著作。通过上述书籍的学习,基本掌握了历算知识,并按经师吩咐写出了藏历火虎年(1926)详细日历,印行于所属各寺及村民中。[29]其间还在丹斗寺、才旦寺、土哇寺等从事法事活动。不久后,才旦夏茸前往达象寺,适逢从四川德格印经院所购许多经籍运抵该寺。在此先后通读《布顿教法史》《印度佛教史》《如意宝树史》等著作,学习《白琉璃》等天文历算经典。[30]

1928年(民国17  19岁)  藏历八月一日,以款仁波切(ཁོང་རིན་པོ་ཆེ)为堪布兼轨范师,以晋美丹却嘉措为屏教师,受比丘戒(དགེ་སློང་གི་སྡོམ་པ),正式取法名“久美柔贝洛珠”。[31]

1931年(民国20 22岁)  正月,习读《赤干仁波切传》(ཁྲི་རྒན་རིན་པོ་ཆེའི་རྣམ་ཐར)、《三护法神传》(མགོན་ཆོས་ལྷ་གསུམ་གྱི་རྗེས་གནང)等。正月下旬,前往黄南桑格雄 (སེང་གེ་གཤོང་། 今同仁县隆务地区)和四川阿坝藏区等地拜师学经,收集佛学经典。集中阅读《宗喀巴传》《密宗道次第广论》等。[32]

1934年(民国23 25岁)  在土哇寺修建印经院,刊印各类佛教读物和常诵经文。[33]曾印制《晋美三旦全集》(15卷)[34]

1936年(民国25 27岁)  才旦夏茸与才旦堪布共同出资维修、扩建丹斗寺大经堂、寝殿等。[35]

1937年(民国26 28岁)  在丹斗寺、贡加寺等处讲经[36],藏、汉、土族等听众多达2000余人。在甘肃永靖县罗家墩寺,向该寺僧众讲授《大威德十三经》《普明大日如来经》等经典,还为7名汉族僧人授比丘戒。[37]

1939年(民国28 30岁)  跟随一位汉族老师学习汉语文,[38]粗略学习汉文简本《心经》《度母》《金刚断》《药经八百》(སྨན་མདོ་བརྒྱད་བརྒྱ་བ)、《极乐佛国经》(བདེ་བ་ཅན་གྱི་ཞིང་མདོ)等,逐步熟悉汉语,并学习书写汉文。[39]

1940年(民国29 31岁)  到甘肃省夏河县噶达寺等地求医,后经循化古雷寺到达出生地积石镇杨宅。

1946年(民国35 37岁)  上师晋美丹却嘉措圆寂后,才旦夏茸在上师的修持地洛杨塘主持修建其灵塔、灵塔殿等。借助上师的影响,以其囊欠为基础,修建其他建筑,从而形成青海东部以学修著名的洛杨塘寺。[40]

20世纪40年代,才旦夏茸往返于青海、甘肃各地及四川阿坝等藏区讲经、传法、收集经典,并为才旦寺及所属各寺主持寺院的维修、扩建,为这些地区藏传佛教的发展作出了贡献。这一时期,才旦夏茸已闻名藏区,他和西卜沙格西官却罗哲嘉措(དཔྱི་ས་དཀོན་མཆོག་བློ་གྲོས་རྒྱ་མཚོ[41]继承和光大了根登罗桑华旦、晋美丹却嘉措等安多高僧的学说。

1950年(41岁)  1月,青海省人民政府翻译委员会成立,张国声任主任,才旦夏茸、祁建昌(土族)任副主任。主要负责审核和修改重要公文、会议文件、领导讲话和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主编的《青海政讯》等译稿,也代译省级各单位的有关文件。[42]

1951年(42岁)  116日,《青海藏文报》创刊。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创办的第一份藏文报纸。桑热嘉措(གསུང་རབ་རྒྱ་མཚོ། 1896—1982)、才旦夏茸等积极协助该报创办、发行。

1952年(43岁)  参加青海省文学翻译委员会(也作青海省民间文学研究会)及青海省《格萨尔》工作组[43],与藏族学者桑热嘉措、古绒嘉赛、欧旺群培、吉合老等共同进行《格萨尔》整理、翻译等工作,开创《格萨尔》研究之先河。被任命为青海省人民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在西宁本宅五明法舍(即才旦夏茸住所)撰写完成《诗学概论》(第一稿)。[44]

1954年(45岁)  与桑热嘉措等藏族学者赴北京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及《毛泽东选集》(14卷)等重要文献和著作的藏译、审定工作。[45]9月,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举行,参与会议文件的藏译、审定工作。10月,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与十四世达赖喇嘛、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等在北京相见。参加国庆五周年庆祝活动。

与来自青海、西藏、北京等地的汉藏翻译家一起,审定2000多个翻译名词,为新时期汉藏翻译尤其公文翻译的标准化奠定了基础。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才旦夏茸翻译的藏文版《1955年历书》,以及才旦夏茸与蒲涵文合译的纪实文学作品《国际主义战士罗盛教》(རྒྱལ་མཚམས་རང་ལུགས་ཀྱི་འཐབ་རྩོད་མཁན་ལའོ་ཧྲིན་ཅོ)。

1955年(46岁)  再度赴京承担会议文件的藏译、审定任务。12月,才旦夏茸编纂的《藏汉词汇》(དག་ཡིག་ཐོན་མིའི་དགོངས་རྒྱན་གྱི་ལྷན་ཐབས་མཛེས་པའི་རྒྱན།)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部小型双语对照词典,所选词汇按藏文字母顺序排列。词典正文分正编、补编和释难三个部分,其中正编为词汇部分,补编为藏文动词时态表,释难为解释部分。

1956年(47岁)  参加青海省宗教界人士参观团,到北京、天津、沈阳、长春、上海、南京、杭州等地参观访问。

1957年(48岁) 才旦夏茸著《诗学通论》(སྙན་ངག་ཕྱོགས་བསྒྲིགས)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藏汉词汇》(修订本)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1958年(49岁)  受“左”的路线影响,才旦夏茸停止在青海省政府翻译委员会的工作,入青海民族学院从事教学工作。主要讲授古印度文学名著《三十四本生传》及藏族诗歌、语法等,为藏族文化纳入现代高等教育体系作出了贡献。

1959年(50岁)  再次前往北京,在民族出版社从事重要文件和著作的翻译工作。其间,与著名藏学家毛尔盖·桑木旦(དམུ་དགེ་བསམ་གཏན། 1914—1993)共同工作生活,一同游览北京的香山、佛牙寺、黄寺等名胜,结下深厚友谊。

1961年(52岁)  才旦夏茸翻译的藏文天文科普读物《星星的世界》(སྐར་ཚོགས་ཀྱི་འཇིག་རྟེན)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1962年(53岁)  青海正式出版藏文版《格萨尔·霍岭大战》(上册《霍尔入侵》)。同年,上海文艺出版社正式出版青海省民间文艺研究会(才旦夏茸、桑热嘉措等)翻译整理的汉译本《霍岭大战》(上册)。《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及《民族画报》等发表评论文章,引起国内外强烈反响。

1963年(54岁)  继续任教于青海民族学院。蒲文成在青海民院初次遇见才旦夏茸教授,留下如此印象:身材魁梧、肃穆儒雅,眉清目秀、面色白净,气宇轩昂、与众不同。[46]

1964年(55岁)  11月,《青海藏文报》编辑室召集青海民族学院、青海人民出版社、青海省中医院等单位的藏汉族教员、干部、医务人员等座谈,批判才旦夏茸编撰的《藏文字帖》。

1965年—1976年(56岁—67岁)  受到不公正待遇,入狱,被关押在西宁南滩监狱近12年。

1978年(69岁)  西北民族学院阿旺曲达(ངག་དབང་ཆོས་དར)教授聘请才旦夏茸到该院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系任教。8月中旬,赴西宁录制藏文文法。97日,中共西北民族学院委员会向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呈交报告,请示商调才旦夏茸来该校任教。[47]11月,调入西北民族学院,[48]受派参加“藏族文学史会”。[49]12月,受派赴成都参加《藏汉大辞典》编纂会议。[50]

1979年(70岁)  228日,返回西北民族学院工作。61日,贡唐仁波切前来看望,探讨佛学。630日,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之兄洛桑三木丹和土登南杰率领的代表团来青海参观。才旦夏茸与贡唐仓活佛、六世嘉木样活佛在政府工作人员陪同下,与代表团成员会面,参加欢迎宴会,并合影留念。同月,中央民族学院教师、藏学研究者王尧前来拜访。9月,西北民族学院首届古藏文专业硕士研究生开学,共4名学生,分别是:高瑞、达瓦洛智、官却(དཀོན་མཆོག)、蒲文成,由才旦夏茸、王沂暖等担任导师。才旦夏茸主要讲授藏文文法、藏文古体诗作、藏文古典名著选读等课程。

按:才旦夏茸通过总结、提炼《司徒文法》《色多文法》等相关传统名著之精华,自编藏文文法教材《吞米夏隆》(ཐོན་མིའི་ཞལ་ལུང);并对1952年撰成的《诗学概论》(སྙན་ངག་སྤྱི་དོན།)进行增补修改,作为藏文研究生教材。

1980年春(71岁)  年初,开始担任甘肃省佛教协会副会长。11月,才旦夏茸著《藏文文法》(གངས་ཅན་བོད་ཀྱི་བརྡ་སྤྲོད་པའི་བསྟན་བཅོས་སུམ་ཅུ་བ་དང་རྟགས་འཇུག་གི་རྣམ་གཞག་རྒྱ་ཆེར་བཤད་པ་ཐོན་མིའི་ཞལ་ལུང་།)一书由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书写的《藏文字帖》(ཐོན་མིའི་མཛུབ་རིས)由青海民族出版社出版。按:才旦夏茸的藏文书法技艺高超,曾题写《毛泽东选集》等重要文献的藏文版封面,其字帖仍是当今各类计算机藏文字库的首选字样。

1981年(72岁)  夏天,以才旦夏茸为首的古藏文研究班师生等一行8人(才旦夏茸教授及其侄、却太尔教授、褚荣华书记,以及4名研究生高瑞、达瓦洛智、官却、蒲文成),到西藏拉萨、江孜、日喀则、拉孜、萨迦、扎囊、桑耶、乃东、琼结等地进行实地考察,前后约20余天,探访了卫藏地区主要的山川、城镇、寺庙和其他名胜古迹,考察搜集藏族社会、历史、宗教、文化和哲学等多方面的资料。期间,才旦夏茸受邀为西藏文化界作有关藏族传统文化的学术报告。地点在当时的西藏师范学院(今西藏大学的前身)一楼报告厅[51],由时任西藏教育厅副厅长强俄巴·多吉欧珠(བྱང་ངོས་པ་རྡོ་རྗེ་དངོས་གྲུབ)主持。西藏师范学院、西藏社会科学院等许多单位的教师、研究人员前来听报告。[52]强俄巴·多吉欧珠还举行家宴招待才旦夏茸一行,邀请拉萨名厨备餐。事后,才旦夏茸专门致信感谢强俄巴·多吉欧珠所作的安排。[53]为方便信教群众的宗教生活,通过与信众商议,决定把化隆县的加干若寺移建,并亲自设计重建方案,成为现在的石大仓寺。[54]《章恰尔》(藏文)1981年第1期发表才旦夏茸著《关于藏族历史纪年的几点意见》。《西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1年第1期发表才旦夏茸著、王任邦译《关于藏族历史纪年的几点意见》。该学报同年第2期发表才旦夏茸著、王任邦译《正法年代学之研究》。

才旦夏茸的代表性著作《诗学概论》(全名《诗学概论·赋诗心得》སྙན་ངག་མེ་ལོང་གི་སྤྱི་དོན་སྡེབ་ལེགས་རིག་པའི་འཆར་སྒོ།)由甘肃民族出版社首次公开出版。[55]按:《诗学概论》分为诗学的本体、诗学的庄严和除过三个部分,其中诗学的庄严部分,即藏文的修辞部分,涉及藏文辞格300多种。《诗学概论》是一部优秀的文学理论著作,至今仍是国内外藏学专业的经典教材,在当代藏族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才旦夏茸书写的藏文《瓦德字帖》(ཝརྟའི་མ་ཕྱི)由青海民族出版社出版印行。

1982年(73岁)  315日,甘肃省人民政府发布《关于才旦夏茸同志晋升为教授的通知》,晋升时间从19811218日大专院校教学人员职称评定委员会审议通过之日算起。[56]324日,《甘肃日报》发表才旦夏茸著、何德润译《漫谈藏文书法艺术》。

才旦夏茸编著的史学著作《藏族历史年鉴》(བསྟན་རྩིས་ཀུན་ལས་བཏུས་པ)由青海民族出版社出版。该书依据大量的藏、汉、梵文献资料,对公元前1014年至19世纪80年代近3000年间藏族历史上发生的重大宗教、政治事件作了系统的归纳、整理,列表展示,并就藏文史书中的一些历史年代等问题,进行辨析、考证和补正。[57]《西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2年第2期发表才旦夏茸著、王任邦译《西藏佛教宗派名称之研究》。《章恰尔》(藏文)1982年第2期发表才旦夏茸著《藏区佛教各教派名称辨析》。

10月,西北民族学院首届古藏文硕士研究生班完成学业,才旦夏茸为学生高瑞等撰写评语书。[58]11月,举行古藏文硕士论文答辩。[59]

这一时期,才旦夏茸以自己的家为教室,每天给教师、学生、藏学研究者讲课辅导,为延续传承藏族传统文化作出重要贡献。

1983年(74岁)  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届全国委员会教育界别委员。[60]621日,《光明日报》发表文章《造诣高深的藏学家——访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才旦夏茸教授》(马辉著)。《章恰尔》(藏文)1983年第1期发表其论文《略谈〈诗境论〉的糟粕——淫语》,第3期发表《喇勤·贡巴饶赛传略》一文。122829日,参加甘肃省甘南州文联学习班并发表讲话。

1984年(75岁)  《西北民族学院学报》1984年第1期发表其《1983122829日在甘南州文联学习班上的讲话》。《西藏研究》(汉文版)1984年第1期发表才旦夏茸著、曲江才让译《藏传佛教各宗派名称辨析》。《法音》1984年第6期发表文章《全国佛协理事才旦夏茸教授撰文 辨析藏传佛教各宗派的名称》(思文著)。

才旦夏茸著《夏琼寺志》(藏文)、书写的《兰札字帖》(ལཉྫའི་ཐིག་འགྲེལ)由青海民族出版社出版。

1985年(76岁)  《西北民族学院学报》(藏文版)1985年第1期发表《吞米桑布扎之处女作分析》。《章恰尔》(藏文)1985年第2期发表其论文《喀的喀寺院的宗喀巴大师圣像》。

向西北民族学院捐赠1万元,设立“才旦夏茸奖学金”。618日,西北民族学院发布《关于设立才旦夏茸奖学金的决定》,并抄送国家民委、中共甘肃省委宣传部。[61]

6月,才旦夏茸在甘肃省夏河县拉卜楞寺圆寂,享年75岁。[62]720日,在兰州举行“才旦夏茸追悼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和阿沛·阿旺晋美、国务院宗教事务局、中国佛教协会和甘肃省党政有关部门赠送花圈。甘肃省佛教协会会长嘉木样·洛桑久美·图丹却吉尼玛致悼词。参加追悼会的有甘肃省和兰州市有关方面的负责人、佛教界人士和各界代表等1000多人。

十世班禅大师曾评价才旦夏茸:“我国藏族中,在藏学方面有这么高的造诣的人不多。他的著作是多方面的,在培养人才方面也作出了贡献,我非常尊敬他。他热爱共产党,热爱祖国,维护民族团结和祖国统一。”[63]

同年,才旦夏茸著《藏族历算》由青海民族出版社首次公开出版。《法音》1985年第5期发表索南吉著《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甘肃省佛协副会长才旦夏茸教授圆寂》。《西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5年第3期发表才旦夏茸著、张凤翮译《关于藏族历代翻译家梵译藏若干问题之研究》。《社会科学参考》(青海)1985年第13期发表才旦夏茸著、马连龙译《夏琼寺志》。

续编

1986  5月,北京举办“全国《格萨尔》工作总结、表彰及落实任务大会”,大会为桑热加措、才旦夏茸、吉合老、华甲、杨质夫、纳朝玺、钟秀生等已故的14位优秀的《格萨尔》史诗工作者和专家学者颁发荣誉证书。

1987  《西藏研究》第1期发表才旦夏茸著、尼玛太译《喇勤·贡巴饶赛传略》,第3期发表其所著、蒲文成译《喀的喀寺院的宗喀巴大师圣像》,同期发表东智才让著《阿底峡大师及其对西藏佛教的功绩》,该文根据才旦夏茸著《纪念阿底峡》(也作《怀念阿底峡大师》)及其讲课笔记等撰写而成。

青海民族出版社出版《才旦夏茸文集》(5卷本)第一卷,包括《晋美丹却嘉措传》和《才旦夏茸自传》(藏文)。此后,又陆续出版了文集其余各卷。

1988  《青海民族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第4期发表才旦夏茸著、王任邦译《宗喀巴大师传记涓滴——敬信开门》。文国根编《藏文嵌头诗选》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收录才旦夏茸著《སྙན་ངག་ལ་དགའ་བའི་གཞོན་ནུ་ཚོར་ཕུལ་བ།》。

1989  《社会科学参考》(青海)第11期发表才旦夏茸著、马连龙译《夏琼寺名僧传略》,第1619期连续发表马连龙译《夏琼寺历任堪布及其功绩》,第20期《夏琼寺各佛殿中佛像、佛经、佛塔等供物》,第21期《夏琼寺所属支寺及庄园(附:夏琼寺志略)》。《章恰尔》(藏文)1989年第2期发表才旦夏茸著《宗喀巴传略》。《青海文史资料选辑》第18辑发表王亚森著《民族语文翻译工作者的贡献——怀念才旦夏茸、祁建昌等同志》。

1990  《社会科学参考》(青海)第12期发表谢热著《藏学家才旦夏茸活佛事略》。

1991  才旦夏茸之侄久美琼鹏整理的《才旦夏茸札记选编》(མཁས་དབང་ཚེ་ཏན་ཞབས་དྲུང་གི་དཔྱད་རྩོམ་མཁོ་བསྡུས),由甘肃民族出版社出版,其中包括24篇论文。

1993  《西藏研究》第3期发表谢热著《著名藏学家才旦夏茸活佛事略》。411日,才旦夏茸活佛的转世灵童洛桑嘉华诺吾(བློ་བཟང་འཇམ་དཔལ་ནོར་བུ། 1988—)被认定。722日,在才旦寺举行坐床典礼,随后依次在尖普寺、丹斗寺、土哇寺、尕洞寺、贡加寺等尕哇六寺坐床。[64]

1994  才旦夏茸著《藏文文法详解》(བོད་གངས་ཅན་གྱི་སྒྲ་རིག་པའི་བསྟན་བཅོས་ལེ་ཚན་འགའ་ཕྱོགས་བསྡུས)由青海民族出版社首次公开出版。《攀登》(藏文)第2期发表加仁·白洛著《谈著名学者才旦夏茸及其著作》。《达赛尔》(藏文)第2期发表拉姆卓玛著《著名学者才旦夏茸生平简介》。

1995  《西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3期发表孙全寿著《深切的怀念 崇高的敬仰——纪念才旦夏茸教授逝世十周年》。《台州佛教》第11期发表蒲文成著《当代著名藏学家才旦夏茸活佛》。

1996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曹中建主编《中国宗教研究年鉴1996》,“已故当代中国宗教学者撷英”中包括才旦夏茸简介。

2003  青海民族出版社再版才旦夏茸著《藏文文法详解》(1994年出版)。

2005  甘肃民族出版社再版才旦夏茸著《藏文文法》(1980年出版)和《诗学概论》(1981年出版)。

2006  才旦夏茸著《藏文文法》(甘肃人民出版社,1980年),荣获首届中国藏学研究珠峰奖藏文研究专著类一等奖。才旦夏茸等15位对中国当代藏学事业的发展作出杰出贡献、在国内外具有较大影响的老一辈著名藏学家荣膺首届中国藏学研究珠峰奖荣誉奖。

9月,西北民族大学藏语言文化学院向学校提交《关于出版才旦夏茸文集的请示报告》。[65]

青海《西海都市报》开设“青海已故文化名人系列报道”之“才旦夏茸卷”专栏,登载蒲文成《红烛春蚕,情系后学——回忆导师才旦夏茸教授》、多杰卡《德高望重的才旦夏茸》、王亚森《民族语文翻译工作者的贡献》、谢热《藏学家才旦夏茸》、吴均《永忆大师》、侃本《才旦夏茸生平简介》等纪念文章,高度评价才旦夏茸是“爱国名僧、懿德学儒”,赞扬他“阐发幽微、泽惠后学”“考辩兴废、求索新知”“涉猎广博、著述恢弘”。

2007  《才旦夏茸全集》(久美琼鹏主编,共13卷)由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西北民族大学修订《才旦夏茸奖学金评选办法》。[66]

2008  才旦夏茸著,马连龙、谢热译《夏琼寺志》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2009  《西藏大学学报》(藏文版)第1期发表干木滚著《略论才旦夏茸〈明析离—异因四要修习之歌〉哲学思想和“离一异因”逻辑辩证》。《西北民族大学学报》(藏文版)第2期发表久美琼鹏论文《现代民族教育中的中流砥柱——评析才旦夏茸先生作品》。5月,《才旦夏茸全集》(13册)荣获甘肃省第十一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67]7月,西北民族大学再次修订、印发《才旦夏茸奖学金评选办法(修订)》。[68]

2010  才旦夏茸著《藏传佛教教派名称考辩》(藏文)荣获第二届中国藏学研究珠峰奖藏文学术论文类二等奖。《青海统一战线》第6期发表蒲文成著《爱国名僧才旦夏茸》(即1995年蒲文成撰文《当代著名藏学家才旦夏茸活佛》)。

2012  《西藏大学学报》(藏文版)第2期发表夏吾才旦论文《才旦夏茸的文学批判思想》。《西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5期发表才旦夏茸著、贺文宣译《诗学概论》,第6期发表其所著、贺文宣译《诗学的庄严〈修辞格〉》。

2013  《西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1期发表才旦夏茸著、贺文宣译《〈诗学概论〉——修辞格理论与部分诗例》。

2014  才旦夏茸著、贺文宣译《藏族诗学概论》(藏汉文)由民族出版社出版。

2015  《中国藏学》第4期发表蒲文成著《回忆导师才旦夏茸先生》。甘肃省大型学术文献丛书《陇上学人文存》第四辑、范鹏编《才旦夏茸卷》由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

2016  《群文天地》第1期发表华热·索南才让著《著名藏族学者才旦夏茸大师》。1119日,西北民族大学举办才旦夏茸与桑珠嘉措先生学术思想研讨会。[69]

2017  硕士论文《才旦夏茸自传研究》通过答辩(中央民族大学藏学院硕士研究生交巴东智)。青海民族出版社再版才旦夏茸著《藏族历算》及其书写的《藏文字帖》(བོད་ཡིག་དབུ་ཅན་དབུ་མེད་ཀྱི་མ་ཕྱི་བཞུགས་སོ།།)、《藏文拼音字帖》(ཐོན་མིའི་བཞད་སྒྲ)、《梵文字帖》(ལཉྫའི་མ་ཕྱི)及《瓦德字帖》。

(本文写作过程中,得到西北民族大学档案馆坎卓副馆长及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冯智研究员、拥巴副研究馆员、索南多杰等同事的热忱帮助,在此一并致谢!)


[1] 才旦夏茸与东噶·洛桑赤列(དུང་དཀར་བློ་བཟང་འཕྲིན་ལས། 1927—1997)、毛尔盖·桑木旦(དམུ་དགེ་བསམ་གཏན། 1914—1993)并称为当代藏族三大著名学者。

[2] 关于才旦夏茸活佛的世系问题,一般把才旦夏茸·久美柔贝洛珠认作第六世才旦夏茸活佛。但《藏族大辞典》[Z](丹珠昂奔、周润年、莫福山等主编,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2003年)有关“才旦夏茸活佛系统”的词条明确列举了该系统前四世活佛:一世玛热仓加央扎巴,为第一世才旦堪布华旦嘉措的弟子;二世罗桑热赛,今化隆县金源乡人;三世晋美图登诺尔布 (18041862),化隆县金源乡人,俗称“存布玛”,精通佛学,擅长写作,著有《才旦夏茸传略》等; 四世晋美图登嘉措 (18631909),汉名安禅珍,清末供职于循化厅,俗称“安大人”。而1910年出生的才旦夏茸·久美柔贝洛珠是第五世。蒲文成在《回忆导师才旦夏茸先生》[J](《中国藏学》2015年第4期,第73页)中也采用这种说法。两种说法的区别是《藏族大辞典》和蒲文成先生的文章未将后世追认为第一世才旦夏茸活佛的洛桑旦贝宁布算在内,只从玛热仓加央扎巴算起,因而出现差异。

[3] 才旦夏茸的众多弟子、学生的主要代表有:曾任教于青海民族大学、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的青海夏琼寺夏日东活佛罗桑夏珠嘉措(ཤར་གདོང་བློ་བཟང་བཤད་སྒྲུབ་རྒྱ་མཚོ། 1922—2001),曾任西北民族大学校长的当代著名藏族学者高瑞(གཉའ་གོང་དཀོན་མཆོག་ཚེ་བརྟན),曾任青海省政协副主席的著名藏学家蒲文成(1942—2017),《章恰尔》总编、著名藏族学者达瓦洛智(ཟླ་བ་བློ་གྲོས། 也作达瓦洛追)等。

[4] 《才旦夏茸自传》(藏文),见《才旦夏茸全集》(ཚེ་ཏན་ཞབས་དྲུང་རྗེ་བཙུན་འཇིགས་མེད་རིགས་པའི་བློ་གྲོས་མཆོག་གི་གསུང་འབུམ།)(第一集),北京:民族出版社,2007年,第43页;谢热:《著名藏学家才旦夏茸活佛事略》[J],《西藏研究》1993年第3期,第84页。

[5] 若按现代年龄计算法,应为两岁,但《才旦夏茸自传》(藏文)及其他纪念性文章、回忆录等均依据藏族传统年龄计算法,故本文从之,未转为现代年龄计算法。后同。

[6] 夏玛尔班智达更顿丹增嘉措(1852—1912):近代安多地区格鲁派高僧,于1903年创建青海省支扎寺,为该寺首任寺主。幼年时被认定为三世夏玛尔活佛的转世灵童,4岁时于拉莫德千寺(ལ་མོ་བདེ་ཆེན)举行坐床典礼。曾随仲钦喜饶嘉措(དྲུང་ཆེན་ཤེས་རབ་རྒྱ་མཚོ། 1803—1875)、二世阿若活佛洛桑隆日嘉措(ཨ་རོལ་བློ་བཟང་ལུང་རིགས་རྒྱ་མཚོ། 1805—1886)、向顿丹巴嘉措(ཞང་སྟོན་བསྟན་པ་རྒྱ་མཚོ། 1825—1897)等学习,成为精通五明的高僧。1905—1907年,十三世达赖喇嘛土登嘉措驻锡塔尔寺期间,夏玛尔更顿丹增嘉措曾为达赖喇嘛授课,十三世达赖喇嘛赠与其“夏玛尔班智达”名号及印章。他还培养了大批弟子,其中包括十一世东科尔活佛罗桑集美楚臣嘉措(སྟོང་འཁོར་བློ་བཟང་འཇིགས་མེད་ཚུལ་ཁྲིམས་རྒྱ་མཚོ། 1891—1909)、色多诺门汗(གསེར་ཏོག་ནོ་མོ་ཧན་བློ་བཟང་ཚུལ་ཁྲིམས་རྒྱ་མཚོ། 1845—1915)、隆务寺堪布罗桑隆多确吉坚赞(བློ་བཟང་ལུང་རྟོགས་ཆོས་ཀྱི་རྒྱལ་མཚན། 1880—1959)、三世阿若活佛洛桑隆多丹贝坚赞(ཨ་རོལ་བློ་བཟང་ལུང་རྟོགས་བསྟན་པའི་རྒྱལ་མཚན། 1888—1959),以及格登罗桑华旦(སྒིས་སྟེང་བློ་བཟང་དཔལ་ལྡན། 1880—1944)等20世纪安多地区著名的高僧、活佛。他的文集共9卷,包括《诗镜论释难》《阿若·洛桑隆日嘉措传》《香萨·洛桑丹白旺秀楚臣彭措传》《格尔登·洛桑臣列丹巴嘉措传》等。参见藏传佛教资料信息中心(BDRC):https://treasuryoflives.org/biographies/view/FourthꪲAmdoꪲZhamarꪲGendunꪲTendzinꪲGyatso/P196

[7] 《才旦夏茸自传》(藏文),第53页。

[8] 才旦寺又称杏尔寺、杏儿沟寺,全称为“才旦具喜讲修洲”(ཚེ་ཏན་དགའ་ལྡན་བཤད་སྒྲུབ་གླིང),位于青海省民和县杏儿乡,始建于明朝天启三年(1623),主要建筑有大经堂、释迦佛殿、贤康、拉康噶玉玛、才旦堪布昂欠、才旦夏茸昂欠等。1980年后重新修复开放。参见丹珠昂奔、周润年、莫福山等主编:《藏族大辞典》,第77页。

[9] 20世纪90年代初,在才旦夏茸先生的弟子夏日东活佛罗桑夏珠嘉措的指导下,达寺迁移至化隆县以东巴燕镇、靠近石大仓的Dajiayan。参见妮可·维尔洛克(Nicole Willock):《重燃佛法遗存与建设现代藏学:才旦夏茸忙碌的一生》(Rekindling Ashes of the Dharma and the Formation of Modern Tibetan Studies: the Busy Life of Tseten Zhabdrung),Latse library Newsletter Volume 6 2009—2010.

[10] 关于才旦夏茸活佛举行坐床仪式的地点有两种不同说法。一是《爱国名僧  懿德学儒——才旦夏茸》《回忆导师才旦夏茸先生》等记为才旦寺,而《东噶藏学大辞典》[Z](དུང་དཀར་ཚིག་མཛོད་ཆེན་མོ། 北京:中国藏学出版社,2009年,第1727页)则记为在土哇寺举行坐床典礼。

[11] 晋美丹却嘉措:1898年出生于青海热贡一户普通牧民家庭。5岁时,父母将其送入隆务寺,并由六世朱钦洛桑丹贝坚赞(བློ་བཟང་བསྟན་པའི་རྒྱལ་མཚན། 1859—1915)认定为晋美三旦的转世灵童。1904年,由四世夏玛尔更顿丹增嘉措赐名“晋美丹却嘉措”。1907年,曾前往塔尔寺拜谒十三世达赖喇嘛。19岁时,由江龙赤根嘉木样土丹嘉措(ལྕང་ལུང་ཁྲི་རྒན་འཇམ་དབྱངས་ཐུབ་བསྟན་རྒྱ་མཚོ། 1866—1928)和雍增罗桑华旦(ཡོངས་འཛིན་པཎྜི་ཏ་བློ་བཟང་དཔལ་ལྡན། 1880—1944)为其授比丘戒。1936年在塔尔寺拜谒九世班禅曲吉尼玛。他的弟子包括七世隆务朱钦活佛、五世夏尔玛活佛及才旦夏茸等安多地区著名格鲁派高僧。他曾撰写拉卜楞寺第五十三任寺主晋美桑珠嘉措(འཇིགས་མེད་བསམ་གྲུབ་རྒྱ་མཚོ།  1833—1847)及其上师江龙赤根的传记。现存于隆务寺的木刻版《晋美丹却嘉措文集》共15卷。 参见藏传佛教资料信息中心(BDRC):https://treasuryoflives.org/biographies/view/JigmeꪲDamchoꪲGyatso/3889

[12] 《才旦夏茸自传》(藏文),第67—68页。

[13] 同上,第68页。

[14] 同上,第70—71页。一说阿旺琼增是才旦夏茸的表亲,参见妮可·维尔洛克:《重燃佛法遗存与建设现代藏学:才旦夏茸忙碌的一生》,第7页注释10

[15] 同上,第71页。

[16] 同上。

[17] 同上,第72—73页。

[18] 同上,第77页。

[19] 格登罗桑华旦(1880/1—1944):出生于青海热贡,10岁时入格登甘丹曲培林(སྒིས་སྟེང་དགའ་ལྡན་ཆོས་འཕེལ་གླིང),从朗加拉然巴洛桑却扎(གླང་གྱ་ལྷ་རམས་པ་བློ་བཟང་ཆོས་གྲགས)处受戒,并被赐名罗桑华旦。曾师从四世夏尔玛班智达更顿丹增嘉措、晋美三旦、十一世东科尔活佛、江龙赤根、嘉木样土丹嘉措等安多地区的高僧大德。1927年起,被迎请至隆务寺担任七世朱钦洛桑赤列隆多嘉措(ལོང་བ་གྲུབ་ཆེན་བློ་བཟང་འཕྲིན་ལས་ལུང་རྟོགས་རྒྱ་མཚོ། 1916—1978)的经师。格登罗桑华旦曾为上千名弟子授课,其中包括信仰苯教和汉传佛教的弟子。才旦夏茸是他最著名的弟子之一。1936年,格登罗桑华旦曾通过书信与名僧根敦群培(1903—1951)有过一次著名的辩论。有关这次辩论的情况,才旦夏茸在自传中有所记载。罗桑华旦的文集包括佛学、天文历算、诗学等内容,共3卷,其中《金色之花传记》(རྟོགས་བརྗོད་གསེར་གྱི་མེ་ཏོག)等作品,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参见藏传佛教资料信息中心(BDRC):https://treasuryoflives.org/biographies/view/GetingꪲLobzangꪲPelden/3977

[20] 《才旦夏茸自传》(藏文),第78页;蒲文成:《回忆导师才旦夏茸先生》,《中国藏学》2015年第4期,第73页。

[21] 《才旦夏茸自传》(藏文),第89—90页。

[22] 据蒲文成先生所记,因晋美丹却嘉措于20世纪20年代离开尕楞寺,于洛杨塘建囊欠修持,尕楞寺改为宁玛派。

[23] 《才旦夏茸自传》(藏文),第92—93页。

[24] 蒲文成:《回忆导师才旦夏茸先生》,《中国藏学》2015年第4期,第73页。

[25] 《才旦夏茸自传》(藏文),第104页。

[26] 谢热:《著名藏学家才旦夏茸活佛》,《西藏研究》1993年第3期。

[27] 《才旦夏茸自传》(藏文),第104页。

[28] 同上,第105页。

[29] 同上,第109页;谢热:《著名藏学家才旦夏茸活佛事略》,《西藏研究》1993年第3期,第86页。

[30] 谢热:《著名藏学家才旦夏茸活佛事略》,《西藏研究》1993年第3期,第86—87页。

[31] 《才旦夏茸自传》(藏文),第127页。

[32] 同上,第141页。

[33] 同上,第162—163页。

[34] 如前注“晋美丹却嘉措”条所及,才旦夏茸上师晋美丹却嘉措被认定为晋美三旦(འཇིགས་མེད་བསམ་གཏན)的转世。有关晋美三旦的生平事迹,笔者目前所知甚少,有待补充。

[35] 《才旦夏茸自传》(藏文),第169页。

[36] 同上,第170页。

[37] 蒲文成:《回忆导师才旦夏茸先生》,《中国藏学》2015年第4期,第75页;谢热:《著名藏学家才旦夏茸活佛事略》,《西藏研究》1993年第3期,第87页。

[38] 才旦夏茸在《自传》中记道:从巴尔山(དཔའ་རི། 今四川木里县境内)那边一个名叫“羊赤古康”( གཡང་ཊིའི་གུར་ཁང)的汉人前来喇嘛仁波切处学习藏语文,喇嘛仁波切要求我向他学习汉文。《才旦夏茸自传》(藏文),第186页。

[39] 《才旦夏茸自传》(藏文),第186—187页。

[40] 蒲文成:《回忆导师才旦夏茸先生》,《中国藏学》2015年第4期,第75页。

[41] 西卜沙官却罗哲嘉措(1890—1959):出生于青海热贡西卜沙地方,曾师从夏玛尔班智达更顿丹增嘉措、晋美丹却嘉措等高僧学习,新建西卜沙根切林寺(དགེ་བྱེད་གླིང),修建佛殿、佛像等。著有《诗谜启智》(སྙན་ངག་གི་གབ་ཚིག་གཞོན་ནུའི་བློ་གྲོས་སྒོ་འབྱེས)、《藏文文法·蝴蝶展翅》(སྒྲ་རིག་གནམ་འཕང་སྐྱོད་པའི་བརྡ་དག་ཕྱེ་མ་ལེབ་ཀྱི་གཤོག་ལེབ)、《入菩萨行论·般若品注释》(སྤྱོད་འཇུག་ཤེར་ལེའུའི་འབྲུ་འགྲེལ)等。

[42] 王亚森:《民族语文翻译工作者的贡献》[N],《西海都市报》2006年“青海已故文化名人系列报道”之“才旦夏茸卷”。

[43] 今青海省《格萨尔》史诗研究所前身。

[44] 才旦夏茸著、贺文宣译:《藏族诗学概论》[M],民族出版社,2014年,第102页。

[45] 据《当代青海藏族著名学者桑热嘉措先生生平简介》所记:19549月,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桑热嘉措和汉藏学者参加大会文件藏译工作,翻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法院组织法》《检察院组织法》等五部重要的法律文件。洛珠加措:《当代青海藏族著名学者桑热嘉措先生生平简介》[J],《青海民族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87年第2期。

[46] 蒲文成:《回忆导师才旦夏茸先生》,《中国藏学》2015年第4期,第70页。

[47] 《关于批准从青海调进才旦夏茸的报告》[Z],197897日,西北民族大学档案馆,案卷号096,目录号8571XZ1296.0016)。

[48] 《少语系计发才旦夏茸工资的报告》[Z],19801013日,西北民族大学档案馆,案卷号210,目录号17271JX210.0024)。

[49] 《才旦夏茸本人关于补发工资的申请》[Z],19801013日,西北民族大学档案馆,案卷号210,目录号17271JX210.0025)。

[50] 同注③。

[51] 据强俄巴·次央教授介绍,该报告厅现为西藏大学旅游与外语学院阶梯教室。

[52] 强俄巴·次央口述,邱熠华整理:《回忆1981年陪同才旦夏茸仁波切一行考察日喀则、山南地区》。

[53] 同上。

[54] 蒲文成:《回忆导师才旦夏茸先生》,《中国藏学》2015年第4期,第75页。

[55] 《诗学概论》的翻译者贺文宣认为:这是一部理论性、实践性和实用性很强,理论与实践结合得十分紧密的藏文修辞理论书籍,是一部完整的藏文修辞学,一部具有指导意义的优秀文学理论著作。详见才旦夏茸著、贺文宣译:《藏族诗学概论》,民族出版社,2014年,第1页。

[56] 《关于才旦夏茸同志晋升为教授的通知》[Z],1982315日,西北民族大学档案馆,案卷号276,目录号8271XZ12276.0001)。

[57] 蒲文成:《回忆导师才旦夏茸先生》,《中国藏学》2015年第4期,第74页。

[58] 《才旦夏茸对毕业论文学术评语书》[Z],19821022日,西北民族大学档案馆,案卷号299,目录号14171JX299.0004)。这件档案是才旦夏茸教授为古藏文专业硕士毕业生高瑞的研究生毕业论文《〈甥舅和盟碑〉与唐蕃关系的演变》所写的汉、藏文评语。该档案所属的卷宗,还包括了高瑞的《毕业论文计划书》《西北民族学院研究生毕业论文申请答辩报告书》《西北民族学院研究生成绩表》《答辩委员会决议书》。

[59] 同上。这件档案所包括的《答辩委员会决议书》列出了19821111日举行的研究生论文答辩委员会组成人员:主席黎宗华(副教授,青海民族学院),委员候生祯(副教授,青海民族学院)、道加格勒(副教授,青海民族学院)、才旦夏茸(教授,西北民族学院)、王沂暖(教授,西北民族学院)、却太尔(副教授,西北民族学院)、健白平措(副教授,西北民族学院)。

[60] 《人民日报》198358日第2版。

[61] 《关于设立才旦夏茸奖学金的决定》[Z],1985618日,西北民族大学档案馆,案卷号440,目录号71171XZ211440.0004)。

[62] 关于才旦夏茸先生的圆寂时间,有两种不同记载,一是索南吉在《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甘肃省佛协副会长才旦夏茸教授圆寂》一文中所记的615日,另一种是蒲文成在《回忆导师才旦夏茸先生》一文中所记的1985年农历五月十三日,即1985630日。在西北民族大学档案馆所存的《藏语言文化学院关于出版才旦夏茸文集的请示报告》(71KY121.0368)中,涉及才旦夏茸先生的生平时也只记道:19856月在夏河拉卜楞寺圆寂。

[63] 才旦夏茸、格西喜饶嘉措和十世班禅均出生于青海循化,在现当代藏族历史上都有着崇高声望,因此并称为“循化三杰”。参见《实录:降边嘉措谈〈格萨尔〉的发展和文化传统》,人民网,2009324日:http://xz.people.com.cn/GB/139192/9019050.html

[64] 凤凰网:https://fo.ifeng.com/a/20141127/40882962ꪭ—0.shtml

[65] 《藏语言文化学院关于出版才旦夏茸文集的请示报告》[Z],2006928日,西北民族大学档案馆,目录号(71KY121.0368)。

[66] 《关于印发〈西北民族大学才旦夏茸奖学金评选办法〉(修订)的通知》[Z],2007521日,西北民族大学档案馆,目录号(71XZ1152)。

[67] 《获奖证书》[Z],200956日,西北民族大学档案馆,目录号(71KYW64.0001)。

[68] 《关于印发〈西北民族大学才旦夏茸奖学金评选办法〉(修订)的通知》[Z],200979日,西北民族大学档案馆,目录号(71XZ1.0134)。

[69] 西北民族大学新闻网:http://www.xbmu.edu.cn/frontContent.action?articleClassId=151&articleId=46886&siteId=12

作者:邱熠华,女,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历史研究所副研究员。

原载《中国藏学》2020年第1期



中国藏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