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藏学网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藏学网!

大众藏学

【走进藏学】藏族唐卡

发布时间: 2021-05-13               来源:中国藏学研究中心

唐卡也称“唐嘎”、“唐喀”,系藏文音译,是一种刺绣或绘制在布、绸或纸上的彩色卷轴画,具有浓郁的藏族特色。藏族唐卡多在纯棉布上绘制,也有在羊皮上绘制的,有丝绣和绸贴丝缝的彩色唐卡,也有版印的单色唐卡,其画芯和装裱离不开棉、麻、丝、帛。唐卡至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制作时,先将画布钉于木框上,用白垩粉合胶作底,干后开始起稿、绘画、上色(天然矿物质颜料及金粉、银粉勾线着色),画完后以绢托衬裱,四周用彩缎拼成画框,两端加硬木画轴,画上加黄绸遮幔及等长的双条绸缎。画面是藏族宗教、历史、政治、文化和反映藏族生活的风情画。藏族唐卡构图严谨、均衡、丰满、多变,画法以工笔重彩与白描为主。唐卡绘画风格不同,有多种画派,从地域上形成了三大主流画派:卫藏地区的勉唐画派、康巴地区的噶玛噶孜画派、安多地区的热贡画派。藏族唐卡画幅大小差距较大,小则数寸,大则几十米。如西藏扎什布伦寺晒佛台、布达拉宫及甘肃省拉卜楞寺展出的巨型唐卡。唐卡是藏族文化中一种独具特色的绘画艺术形式,影响深远,题材丰富,堪称藏族的百科全书。

1.jpg

勉唐画派,又称门赤画派,西藏三大绘画流派之一,是15世纪以后影响最大的藏族唐卡绘画流派,主要流行于卫藏地区。该画派因其创始人勉拉·顿珠嘉措出生于西藏山南洛扎地区的“勉唐”地方而得名。该画派画风承袭了印度—尼泊尔绘画样式,但在背景处理上加进了带有民族特色的风景和花卉纹饰,线条匀称精到,浅淡施色加金线勾勒,富丽多姿。其优秀画师层出不穷。现在遗存在布达拉宫、罗布林卡,拉萨哲蚌、色拉、甘丹三大寺的壁画、唐卡多为勉唐画派画师所绘。

 2.jpg

噶玛嘎孜画派,又译“噶玛噶赤”画派,形成于16世纪下半叶,17世纪以后走向繁荣。以昌都为中心,流行于康区一带,创始人南喀扎西活佛,却吉扎西、噶旭噶玛扎西、第十世噶玛巴曲英多吉等对该画派风格的形成均有贡献。该画派风格来源较为复杂,既有勉唐派传统,又吸收汉地明代绘画风格,以工笔重彩绘制唐卡,作品具有浓重的汉风,有别于勉唐、钦泽两大画派。

3.jpg 

昌都嘎玛嘎赤画派,流传在昌都地区。16世纪,嘎玛嘎赤画派开始在康区盛行,先后涌现出一批批唐卡艺术大师。在发展过程中,嘎玛嘎赤画派立足传统,大胆创新,吸收中原汉人画家工笔重彩技法的精华,注重抒情写意,讲究色彩对比,形成结构严谨、画工细腻的特点。嘎玛嘎赤画派综合运用色彩描绘、布贴等艺术手法,在布、丝、绸、纸等材料上表现神话传说、历史故事、民族风情、自然山水等题材,其中大部分都与宗教主题有关。由于嘎赤唐卡用彩色矿物颜料工笔绘制,所以历经数百年,作品的色泽依然鲜艳无比。嘎赤唐卡具有绘制精美、造型夸张、色彩对比强烈的特点,多运用纯色平涂、金色勾线的手法,以各色丝缎加边,面上套面纱和飘带,上下两端缝以银或铜装饰的木轴,卷起后便于携带。

 4.jpg

钦泽画派,又译钦则画派,因其创始人为贡嘎岗堆·钦泽钦莫而得名。形成于15世纪中叶以后,主要流行于后藏和山南地区。其艺术风格直接承袭14—15世纪流行于后藏地区的绘画样式并有创新。该画派在构图上保持了印度—尼泊尔绘画传统中主尊像较大的特点,重点突出,周围众小像排列井然有序。但在风景表现中已开始融合汉地绘画的表现程式,逐步形成藏族绘画体系。

5.jpg 

勉萨画派,亦称新勉唐派,在西藏古籍中和民间又称作“藏赤”,相传产生于公元17世纪中叶,主要分布在西藏日喀则市及周边地区。勉萨派创始人为四世班禅大师的随身画师朱古曲英嘉措,他在勉唐派的基础上增加了工笔画技法以及诸多的个性绘画元素而自成一脉。其后世传承者有嘎钦洛桑平措、达娃顿珠、阿顿等著名绘画大师。勉萨派唐卡构图严谨、色彩鲜艳、线条变化丰富、勾金细致,人物性格表现自然细致。该画派造像法度精严,线条工整流畅,色调活泼鲜亮,变化丰富。表现题材十分广泛,涉及宗教、人物、历史、医学、民俗等各个方面。

 6.png

墨竹工卡直孔刺绣唐卡,流传于墨竹工卡的直孔扎雪乡,其构图严谨而丰满,均衡而多变,画法以工笔重彩和白描为主,制作过程中全部以针缝刺绣作业,工艺水平较高,作品富于立体感、质感和动感,栩栩如生。直孔刺绣唐卡题材广泛,制作讲究拼、缀、刺、绣、缝,制作时首先将唐卡所要表现的内容以图画的形式画好,再根据图形进行刺绣。刺绣全部采用上等丝料,面积在10平方米以上的大型唐卡以五六根马尾捻在一起,用生牛羊肉涂抹,起到黏合作用,外面再以各色绸布包裹制成,丝线缝制。直孔刺绣唐卡全部以刺绣工艺完成,看上去凹凸有致,立体感极强,其中的人物形象尤为丰满传神。

7.jpg 

甘南藏族唐卡,画幅大小不一,大者几十平方米,小者不足0.1平方米,绘画颜料多为矿物质和金银粉末等。甘南藏族唐卡构图别致,画面不受时空限制,即使在很小的画幅中也能显示上有天堂,中有人间,下有地界的广阔境域,还可以巧妙地利用变形的山石、祥云、花卉等图案将复杂的情节内容自然分割开来,形成既独立又连贯的传奇故事的画面,新颖别致,生动有趣。

中国藏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