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藏学网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藏学网!

学术动态

甘肃省甘南州:乡村振兴的画卷正徐徐展开

发布时间: 2020-07-20               来源:光明日报

“如果这块被神封闭的区域开放观光,它将会成为热爱大自然的人们和所有观光者的胜地。”1925年夏,美国“植物猎人”约瑟夫•洛克在卓尼土司杨积庆的藏兵护送下抵达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深入嘉陵江支流白龙江江源,这里动植物资源之丰富令他瞠目。

千年来,甘南懂得隐藏自己。但我们只消稍稍掸去历史的浮尘便不难发现,唐蕃古道与丝绸之路河南道在此交会,茶马贸易的客商由此进藏,格萨尔赛马称王的传说经久未绝。黄河、长江两大水系因岷山阻隔,在甘南“分道扬镳”,进而浩浩汤汤奔向下游,滋养灿烂文明。

百年间,探险家的预言早已封存于信札中,甘南的人和风物也历经了沧桑巨变,各族携手迈进全面小康,战胜贫困又谋乡村振兴,手捧乡愁付与绿水青山……今天的甘南又是以何种样貌展现给世人?答案在大江大河的倒影里逐渐清晰。

沙化草原综合治理守护河曲这片绿

平均海拔3700米,地处甘青川三省交界的玛曲县,以藏族对“黄河”的称呼命名。黄河自青海向东南流至四川,又突然转向西北进入玛曲县境内,形成长达400余公里的大拐弯,这里地势相对平缓,大片湿地草原就依偎在河曲的“臂弯”里,故有“黄河蓄水池”之称,是维系黄河上游生态安全的天然屏障。

记者登上一处高坡俯瞰,细密弯曲的河网在绿色画布上走笔蛇形,牛轭湖星罗棋布,好似望向蓝天的眼睛。可多年来,藏族牧民卓玛加布的眼睛紧盯的却是黄河岸边的沙地。

20世纪末卫星遥感图像显示,玛曲县沙丘分布由半固定、半荒漠向集中连片、全沙漠化和流动沙丘演变,过度放牧和每年持续数月的大风天又使沙化程度不断加剧。

“脚一踩就下陷,牧草根露在外面几乎枯死!”回忆早年草原退化沙化情况,卓玛加布痛心不已。“我们现在不治沙,往后没有草场了怎么办?”

2012年,玛曲县启动沙化草原综合治理项目,卓玛加布自愿出资出力,带领家人、朋友加入到治理草原沙化的队伍中。经过几年的奋战,当地人探索出了一套针对不同程度退化沙化草原的有效治理方法,加之草原禁牧、生态补偿等措施,草原荒漠化趋势得到有效遏制。

截至目前,玛曲县已治理流动沙丘和裸露沙化地超3万亩、潜在沙化地13万亩,曾一度濒临干涸的黄河首曲湿地,如今恢复了昔日风采,湖沼波光粼粼,候鸟栖息寻食,生态功能补给区涵养水源的作用进一步加强。

现在的玛曲县欧拉乡欧强村,几十万株高原柳迎着阳光伸枝吐绿,显示出勃勃生机,它们是卓玛加布带领当地牧民群众精心培育的“绿色卫士”。2017年40亩,2018年150亩,2019年450亩……卓玛加布满怀信心地告诉记者,今年这个面积还要扩大。

7种产业扶持模式让舟曲涅槃重生

六月的白龙江畔,花果飘香,一排排彩色石屋依山而建,俯瞰着345国道,艳阳下的舟曲县各皂坝村一派“藏乡小江南”风光。

时间拨回到2010年8月8日凌晨,一场特大山洪泥石流地质灾害袭击舟曲,灾情之重,牵动全国。“舟曲,我们来了,还有无数人在路上……”光明日报报道组随救援部队抵达灾区后发回的一篇篇报道,见证了舟曲从灾难中顽强站立起来的过程。

十年后的今天,记者走在各皂坝的石板路上,道旁八千多株核桃树一望无边,初结的硕果预示着丰收年景。村支书薛七十二指着其中一株告诉记者,他们还对部分进行了高优嫁接,嫁接后的核桃,每亩可增产100公斤,每亩可增产值2000元,每年为村民带来收益可达48万元。

凭借光照多、雨量足的气候优势,各皂坝村近年来还发展了樱桃、花椒、荞麦等种植产业,与休闲旅游生态农庄形成双位一体的产业发展模式。在各皂坝这样藏汉聚居的村落,大伙亲如一家,共奔好日子。

舟曲不仅是少数民族地区,也曾是深度贫困地区。近年来,当地把产业富民作为实现脱贫的治本之策,大力推行经济林果“提质增效”、藏药材“规模种植”、羊肚菌“培育转型”、从岭藏鸡“代养分红”、中华蜂“示范带动”、土猪“出栏奖励”、农家乐“产业融合”等7种产业扶持模式,累计落实到户产业扶持资金5.47亿元,发放产业贴息贷款18.74亿元,越来越多的农户从中得到实惠。

记者日前从当地了解到,作为“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甘南藏族自治州的贫困发生率已由2013年的36.75%下降到2019年的0.5%。8个贫困县市在近三年陆续脱贫摘帽,其中,舟曲累计实现85个贫困村、9035户34874人脱贫,千百年来的绝对贫困问题得到历史性解决,幸福的道路越走越宽。

政府精准扶贫贷款助力村民办起藏家乐

清晨新雨过后,记者来到卓尼县城东南5公里处的木耳镇博峪村,这里四面环山,洮河绕村而过,是座安静秀美的藏族村寨。

1935年夏,时任《大公报》记者范长江先于红军抵达博峪,向卓尼土司介绍“红汉人”的情况,“中国西北角”的小村寨就此进入了中国革命的大视野。村里的土司衙门围墙矗立至今,仍见证着红军与藏族同胞的鱼水情深。

循着一阵电机轰鸣声,记者走进一户藏族居民家中,户主人高吉庆和工人正给房屋翻修改造。现年55岁的他曾经是博峪村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全家依靠外出打工年收入不足3万元。2017年,高吉庆在政府精准扶贫贷款的帮助下办起藏家乐,摘掉了“穷帽子”。

“现在不用出去打工,在家一年就能挣十几万元,日子越过越有奔头。”提起现在的生活,高吉庆黝黑的脸上堆着笑,这座藏家院也成为博峪人当下生活的一个缩影。

木耳镇镇长陈继荣介绍,博峪村自2016年开展生态文明小康村建设和环境综合整治行动以来,村容村貌焕然一新。目前,全村已开办75家藏家乐,户均年收入达20万元以上,全村2019年乡村旅游创收年收入达5600万元。未来还将创办花海游览、采摘项目和土司文化风情街,打造全州文化旅游的标杆样板。

如何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基础上推进乡村振兴?甘南州提出将在未来五年着力做大做强“全域旅游无垃圾•九色甘南香巴拉”这一特色品牌,打造15个叫响全国的文化旅游标杆村,探索创建一百个全省一流的全域旅游专业村,加快建设一千个具有旅游功能的生态文明小康村,创新培育一万个精品民宿和星级农家乐。目前,甘南已经建成旅游专业村157个,扶持农(牧)家乐1449户,3.8万农牧民群众实现旅游收入。

在甘南,一幅“乡村振兴神态秀”的全景画卷正徐徐展开。

【采访札记】 甘南村庄,美得有底色

贡赛尔喀木道湿地,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玛曲县阿万仓乡政府治所以南,藏语意为“贡曲、赛尔曲、道吉曲三条河流与黄河汇流之地”,面积约200平方公里,不仅是优良的天然牧场和旅游观光地,也是黄河上游重要的水源涵养地。本报记者 徐谭摄/光明图片

六天七夜,1300公里,奔走在甘南广袤的土地上,穿过高山草甸、越过林间峡谷、拂去厚重的历史记忆,留下深深烙印的是那“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乡间村落。

一排排鳞次栉比的藏式民居,道路两旁清洁亮丽的村容村貌。从夏河的安果村,到碌曲的尕秀村,再到卓尼的博峪村,一路走来,无论是草原、道路还是牧民家里的灶台、炕头,你都看不见一片垃圾。这些隐匿于草场花海的甘南村庄,可以说不仅是美,而且美得有底色。

这些村庄只是甘南生态环境的一个缩影。自2015年,甘南州把“环境革命”作为全州工作的总抓手,如今在甘南4.5万平方公里绿水青山大草原上,已经实现了“全域无垃圾”目标。环境的脱胎换骨、生态的有效恢复、乡村的成功蜕变,这一系列变化背后,折射出群众满心喜悦的笑脸。

如今的甘南,山清水秀的大美草原与干净整洁的城乡环境交相辉映。农家乐、藏家乐、牧家乐……越来越多以前逐水草而居的牧民,依靠乡村旅游走上了致富路。

这里,记得住乡音、留得住乡愁、守得住乡情。

这片山清水秀之地,未来的甘南,前景广阔!

来源:徐谭 刘希尧,光明日报

 

 

 


中国藏学网